『我覺得USR計畫能夠獲得多少其實取決於你想要投入多少精力』

 

他是林家靖,喜歡運動的他笑說不是因為對社會服務有強大的使命感而進入計畫的。總是非常有禮貌,有點低調又帶點溫暖的跟所有人互動著,即將要從碩班畢業的他,提到地政這個研讀六年的專業領域仍舊是神情飛揚,充滿期待感。除了在學業上交出漂亮成績的他,不為人知的是,從大四期末開始,因喜歡打籃球,也喜歡服務人群,踏入USR計畫辦公室之後的他就開啟了在安康社區度過了兩年多,近百個週五的服務方案。每週五下午的「週五運動日」,家靖跟著康復之友的會員們,一起運動一起玩樂。因不熟悉的族群,有過小小的期待落差和磨合,但最後他還是笑著一邊感動著,回顧這近兩年多和會員們的溫暖時光,且期許自己未來在專業的路上,可以善用這段經歷結合專業回饋到職場和社會。

7.jpg

 

Q: 可以簡單的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我是地政系碩班學生,大學時曾因地政系的課業進入安康平宅(今部分已改建為興隆社宅)做過幾次的規劃,還有一些對居民的訪談,因此對興隆路那區塊有蠻多想法,雖不是什麼很實務性的想法,而是感受到這是個很多故事的地方,若有機會蠻想認識更多。目前在興隆會所服務至今已經兩年四個月,因即將畢業,所以要結束方案的服務,也找到一個喜歡運動且性格開朗的學弟,會繼續方案未來的運作。

Q: 當初如何得知計畫,以及為何選擇加入計畫?

大四最後一個學期的時候,剛好在臉書上看見USR計畫的徵招資訊,位於社區的康復之友協會(註一)的會員報名五月的曙光盃籃球比賽的活動,會所的督導希望能找到陪伴精神障礙者打籃球的志工。大二大三時參與過一些國際志工社服務的活動,但通常都在比較遠的地方。大四時比較忙碌,也難到外地參與這類的活動,所以看到在學校附近就可以參與,加上也非常喜歡打籃球,一面也有對安康社區的熟悉感,就把握這個機會加入方案。

 

Q: 在進入場域前有沒有什麼想像?或是你對自己有沒有什麼期待?

對於社會服務,或是進入場域前的期待我其實沒有想那麼遠,沒有想說這是什麼參與社會服務,我對社會服務沒有那麼強的使命感,而是單純覺得能認識一群不同背景的朋友,平時也沒什麼機會認識的族群,一起做些喜歡的事情或一起運動是件蠻有趣的事。我大學時會參與其他類型的志工服務,是因為想過未來投身在職場應該蠻難有機會參與服務,所以才想在就學階段可以更多參與服務性性質的活動或社團,我相信這些都會在未來留下不少難得的回憶和經驗。

 

Q: 那在進入場域後跟原先的想像有什麼差異?

過去沒有太多接觸精神障礙者的經驗,最接近的經驗就是家人罹患的憂鬱症,而進入場域後透過協會的督導還有社工們,以及跟會所的會員實際互動過後,才有更多的了解。進入場域一段日子後,曾想讓會所跟社區居民有更多的互動跟連結,於是邀請居民參與在會所的運動活動,督導和會員當時也保持開放的態度。實踐過程中,確實因著邀請而有更多居民到會所參與,但同時也發現會員對彼此的熟悉度跟安全感比較充足,對於外來者的陌生感比較難適應,我意識到這樣的參與,其實會打亂了原本的生態跟熱絡的氛圍。最終放下連結居民的期待和想法,只留下把活動豐富化的部分,也調整方向回歸到起初會所內部人員的運動,會員彼此的支持團體,我只增加了活動的多樣性,吸引他們參與活動。

 

15.jpg

「當我設計一個活動,如果來的十個人,但有五個會員願意參與其中,我覺得那已經很棒了。」

Q: 你覺得在服務當中所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你是如何克服?

他們的參與意願是非常自由的,因為會員們多數都是比我年長的人,要怎樣讓他們參與活動的意願提高,運動強度的拿捏始終是一大難題,因為他們並不喜歡會太累的運動型態,但又希望他們願意參與活動,提高一點點運動的量能,一起度過開心的時光,所以要不停地鼓勵他們參與。我不認為自己有克服這個難題,但有找到一些方法可以鼓勵他們參與,因為我去的時間算夠長了,他們對我的認識度也夠,會跟我開開玩笑話:『家靖!你到底來多久了?何時才能換個漂亮的女生去帶活動?』也正因為這樣的情誼基礎,所以我會拗他們說:不要讓我一個人運動啊,這樣很孤單啊,他們就會願意加入在當中。在活動中也會有些小技巧,跟他們說快要熬過去了,快到輕鬆的部分了,讓他們可以撐過那些比較難的部分。當我設計一個活動,如果來的十個人,但有五個會員願意參與其中,我覺得那已經很棒了。

 

Q: 你覺得在服務當中最感動或是影響最深的一件事是什麼?

第一年的時候,有位大姐,差不多可以當我阿嬤的年紀,她參與活動的時候都非常的認真都不會因為年紀而有架子,我都有點擔心她運動強度太過頭了,但她還是很用心的參與活動,她都會跟大家說:家靖像我的兒子一樣。她常常帶食物給我,我也考量過不是太過貴重的東西,我也會跟會所的大家一起吃。半年就發生了六次,帶她種的食物給我,她對我的親切跟友善,讓會所中的其他人也開始對我慢慢敞開心房,從開始表面的問候對話從問問我的科系到未來的工作這些到後來的日常對話,到把我當成會所中的一份子,習慣我在當中。
第二年,因為她身體的狀況比較少到會所。我們就比較少接觸了,有另一對熱愛桌球的兄弟,大概三十多歲的兩位大哥常常找我切磋桌球,還邀請我到他們家,到他們住宅中的公共空間一起打桌球,我還蠻感動的,因我推斷因著他們的特殊狀況(並非絕對狀況),家人通常不太願意有外人更多接觸他們或到家中,所以被他們邀請到家中的這件事,把我當成他們的一份子,有種被接納被認可成為他們朋友的感動。

「回我地政科系的背景,其實會參與到蠻多像都市計畫,公宅這個類型的規劃,所以未來面對到民眾的疑慮的時候,我可以有經驗值跟他們分享,我也能夠對我所說的話更有自信的背書,因為我真的接觸過這些人,也認識他們。」

Q: 那這件事對你個人、對一般生活(作為一個學生、一個政大生、一個地政學系的學生)來說有什麼影響?

多數的時候,我不會去深究他們的精神狀況,而是透過一些方式去問候他們,問問他們目前藥量的調降情況,鼓勵他們參與活動等等的,通常能夠跟我互動的會員仍舊是偏向輕微症狀,因此我也會忘記他們有什麼特殊狀況,我從比較會從他們角度思考調整回到自己自在的狀態,大家的互動也都蠻平衡的,反而不是運用什麼技巧。

回到我地政科系的背景,其實會參與到蠻多像都市計畫,公宅這個類型的規劃,所以未來面對到民眾的疑慮的時候,我可以有經驗值跟他們分享,我也能夠對我所說的話更有自信的背書,因為我真的接觸過這些人,也認識他們。

參與在這些服務中,待人接物或是觀看事情的角度,我父母也感受到我的轉變與成長,我自己也對這樣的轉變感到蠻開心的。未來如果到了職場,有參與社會服務的選擇,像是企業或政府單位推動的志工服務日,我也會想再服務這個族群。如果沒有參與過USR計畫的這個方案,我可能也不會特別注意到這個族群。我仍舊是蠻喜歡地政的這個領域,所以也不會輕易放棄,但未來工作若能同時把地政的規劃跟社福放在一起的時候,我會特別留心也會去把握這樣的機會。


Q: 未來的展望。或有沒有因為參與過計劃而有不同的規劃?

因為這個USR計畫的子方案真的蠻多,我感覺自身的方案相對蠻小的,像兒少關懷的微光盒子(註二)是蠻大的方案,但除了這個方案,我對於像是ACT方案(親職教育培育)蠻有興趣,蠻想知道他們怎麼協助家長學習新的教養模式。我覺得USR計畫能夠獲得多少其實取決於你想要投入多少精力。你可以選擇把自己的方案做好,那很棒,如果有心力的話,真的可以再多了解一下其他方案在做些什麼。我相信USR計畫不是世界上第一個在做這些事情的計畫,一定也有更多其他地方在做相關的事情,所以可以透過這個觸角更多了解到別人怎麼執行的,對於自身的人格養成或是觀點必然都有些幫助。有點遺憾的是,我因為太晚加入計畫,也加上課程教授的期待,確實比較難參與到其他方案感到蠻可惜的,鼓勵如果新加入的夥伴有機會可以更多參與其他方案。

註一、康復之友協會:位於安康社區之非營利組織,服務族群為精神病患者,旨於協助精神疾病患者獲得完善之醫療與復健,增強社會大眾對精神疾病患的關懷與接納。於2019年開始成為「興隆安康・共好文山」USR計畫的社區合作夥伴之一。

 

註二、微光盒子:「興隆安康・共好文山」USR計畫的社區兒少陪伴方案。